2016年8月17日 星期三

為了兌現小英選前的承諾,行政院出手壓著勞動部幾乎全盤接受了國道收費員訴求

為了兌現小英選前的承諾,行政院出手壓著勞動部幾乎全盤接受了國道收費員訴求,這對收費員來說也許是「堅持已久的勝利」。國道收費員的問題解決了,這種「開特例」的解決模式,除了「慷國庫之慨」,更難避免其他抗爭事件效尤,會不會反而成了新政府的問題?
國道在二○一三年底全面轉換電子收費,九百多位國道收費員失業,但收費員本是一年一雇的臨時人員,契約終止、雇用結束、無法納編,在公務機關皆然;且從二○○六年起,高公局與收費員每年所簽的雇用契約,也都載明未來實施計程收費後即會終止雇用。
一開始,收費員抗爭確實贏得社會不小同情,以為政府就像惡性關廠的無良雇主,把員工像衛生紙「用完就丟」,交通部與高公局都承受不小壓力。但隨著資訊愈來愈明朗,社會風向也逐漸轉變。
外界不解的是,過去國民黨政府為何堅持不讓?當時交通部認為,在法令範圍內可給的,收費員都已獲得,政府更加碼發給;若要符合收費員訴求,按年資發給資遣費、協助直接找到喜歡的工作,還要保障薪資……。不但依法無據,若其他政府機關數萬名約聘雇人員也要求比照,政府財政能不崩盤嗎?
從勞工「七休一」和「一例一休」至今難解,到司法院正副院長人事案先提後撤,幾乎都看到蔡政府被社運團體牽著鼻子走。
蔡英文總統上個月接見工總代表時曾說,「我的工作不是輪流討好誰」,誠哉斯言。來自基層的民進黨政府,固然應該多照顧弱勢族群,但更不該忘了,執政者必須照顧各方面的需求,不能獨厚特定團體,更別說是「被綁架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