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6日 星期五

辜朝明指出,大家已經知道量化寬鬆(QE)沒什麼效果,但真要退場,市場勢必會出現負面反應

全球主要國家多推行高強度的貨幣政策,但日本野村總合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辜朝明昨(25)日示警,當前經濟已陷入非傳統式的「資產負債表的不景氣」,在此前提,貨幣政策是一灘死水,「完全失靈」。
「QE是進場容易退場難,」辜朝明指出,大家已經知道量化寬鬆(QE)沒什麼效果,但真要退場,市場勢必會出現負面反應,匯率也會有很大影響;這種情況過去從來沒有出現過,市場利基也非常不穩固,使用QE上癮的國家,好日子快過了就會很難看。
本報與中華經濟研究院共同主辦的「2016大師智庫論壇--全球經濟新變局」昨天登場,邀請日本野村總合研究所首席研究員辜朝明、中央研究院院士劉遵義、中經院董事長胡勝正等大師齊聚一堂,前瞻全球經濟最新趨勢。活動協辦單位為中國信託、合作單位為合庫金控、策略合作為安聯投信。
辜朝明昨以「如何在理智破產的貨幣政策環境中生存」為題發表專題演講時指出,我們身處一個非常奇怪的世界,現在幾乎所有發展國家都是零利率或是負利率,部分國家推行量化寬鬆、大量注入資金,但全球景氣依舊低迷,通貨膨脹也起不來,這和傳統經濟學理論並不相同,也因此舊思維的政策行不通了。
辜朝明指出,現在的問題出在於,即便利率再低、印鈔再多,也沒有人願意借錢;因為前幾年泡沫破裂、資產價格崩潰,大家還有現金流、但是資產負債表完蛋了,也就是「技術性破產」,接下來幾年只好拚命還錢,如今大家還錢還怕了、不願意再借錢,貨幣政策也跟著失效。
美國經濟情勢優於其他經濟體,聯準會去年也屢次提出升息的動向。辜朝明表示,在全球經濟疲軟下,聯準會許多官員仍建議升息,主因就是擔心再不升息,當另一次的泡沫破裂,經濟便會受到重創。
辜朝明指出,在低利率的時代,很多資金卡在金融體制內,並未挹注到實體經濟,金融界形成了許多小型泡沫,如果再不處理,泡沫就會擴及股市、商用不動產;但升息不只是經濟議題,也牽扯到政治議題,推估可能等到選舉過後,聯準會較可能升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