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8日 星期二

暨南大學東南亞學系助理教授何景榮指出,新南向政策不應只想賺東協十國的錢

對於政府新南向政策,暨南大學東南亞學系助理教授何景榮指出,新南向政策不應只想賺東協十國的錢,政府跟學界高喊新南向,卻忽視東南亞語言培訓的扎根工作,「行禮如儀的校際交流,能有多少實際成果?」他認為,外交官應加考東南亞語言,教育部也應採認越南、印尼當地政府的語言認證考試,「不然怎麼培育人才?」
何景榮指出,部分國立大學順應政府新南向,只是急著掛牌,招生目標卻還不清楚。目前人才交流,仍停留在單向、招募東南亞學生,「針對台灣學生到東南亞國家讀書、工作,政府還做得不夠多。 」
何景榮說,台灣應仿照韓國跟日本在東南亞的模式,由政府、企業把新二代和非新二代一起帶到東南亞培訓。此外,經濟部跟教育部應該整合,讓台商參與其中,「培訓出來的學生,才能符合當地的市場。」
「台灣政府的外交官竟沒有考東南亞語言,很荒謬!」何景榮說,台灣在韓國有一個外館,外交官也有考韓語,但在越南有兩個外館,比韓國業務量還大,但外交官卻不用考東南亞語言,「政府機關根本沒有給學生工作機會。 」
何景榮說,台灣有很多東南亞學系或學程,但學生學了東南亞語言,政府或企業卻沒有提供工作機會。外交官不考東南亞語言,是因為外交部沒有這方面的人才,但至少,教育部要先認可越南、印尼當地政府核發的語言能力認證,且成為外交官考試的評分項目之一。
「很多新二代已經大學畢業,且擁有在地語言及親屬人脈的優勢,政府應該看到他們的價值。」何景榮說,新二代從小聽母語,學語言比較快。此外,靠著媽媽在當地的人脈,不用「從零開始」,很快就能取得第一手資訊,開拓市場或找合作對象都很簡單,但政府卻沒有好好利用新二代的親屬人脈,「只有口號,沒有行動」,「執行新南向的人如果不懂東南亞,就該諮詢在台灣東南亞人的意見。 」
燦爛時光東南亞主題書店負責人張正認為,新二代很有價值,但他覺得不需要多談。當整體氣氛對東南亞與移民移工友善,新二代自然會創造出自己的價值。如果現在一直強調新二代,一則會讓新二代壓力太大、一則也會壓抑「土二代」,其實「土二代」也可以南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