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0月4日 星期三

民國八十八年到一○四年,北區七家醫院簽署成為大體老師捐贈者,總計五八六位

根據台北市遺體分配中心統計,民國八十八年到一○四年,北區七家醫院簽署成為大體老師捐贈者,總計五八六位,民眾的觀念在變,使近十年來簽署人數大幅成長,但醫療人員簽署的比率相對偏低;台北醫學大學分析,可能是醫療人員每天忙於面對他人死亡,沒充足的時間思考身後事。
台北醫學大學醫學系解剖學科團隊成員陳蕙敏說,北醫開始推動簽署大體老師至今,僅有三名也是醫護人員的系友,簽下大體捐贈志願書,醫療人員簽署志願書一直以來比率都偏低,原因可能在於每天拯救他人生命,無暇思考到自己的生命,甚至是身後事。
陳蕙敏說,過去推動大體老師的捐贈非常困難,民眾早有深根柢固的觀念,認為屍骨不全沒辦法下葬。十年前,大體老師的來源大多都是「無主」大體,如無家者等,僅兩成是有親屬的大體老師。
哪些人無法成為大體老師?
哪些人無法成為大體老師?
為什麼捐贈為大體老師的人數不多?振興醫院社會服務課課長蘇敘文猜測,病人若沒有提過,家屬通常不會做這項決定,畢竟當大體老師之前,遺體需經過幾年的處理,不像器官捐贈,病人腦死後馬上進行手術。
近年受到媒體、意見領袖等影響,加上「利他」的觀念發酵,愈來愈多民眾簽署大體捐贈志願書,大體老師的來源完全顛覆過去,七到八成是來自有親屬的大體老師,其餘才是無主的大體。
雖然捐贈者有增加趨勢,但需要等到死亡後才能捐贈,真正能運用的數量有限。根據統計,慈濟醫學系約每四位學生可有一位大體老師,其他醫學院則是廿位醫學生共用一位大體老師。陳蕙敏說,北醫每年被分配到的大約是十二具大體,需供整個醫學系使用。
「有一些病人會指定捐贈處」,蘇敘文舉例,有些人想捐到慈濟醫學院,有些人想捐陽明醫學院,會在遺體運送時特別註明。當大體老師有一些條件,包括不能接受過手術,也不能有肢體萎縮等狀況,否則會被「退貨」,所以在捐贈前,都必須提供病人的生理狀況給遺體處理中心。
陳蕙敏說,成為大體老師並不會「屍骨不全」,醫學系的學生學習完後,一定會把臟器全部回歸,重新縫合後,舉辦儀式,鄭重感謝大體老師的協助,幫助他們成為一名更加完整的醫師,爾後能幫助更多的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