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4月3日 星期二

鄭清文比他更早拿到國家文藝獎,曾多次向此獎推薦李魁賢

「文化是一個國家的魅力。」第廿屆國家文藝獎贈獎典禮昨於淡水雲門劇場舉辦,總統蔡英文出席向詩人李魁賢等七位得主致敬。她承諾打造一個支持創作的環境,讓每一位藝術家都能盡情發揮,「讓世界看到台灣的深度,也讓台灣人看見不一樣世界。」
本屆得主包括詩人李魁賢、原民藝術家撒古流•巴瓦瓦隆、作曲家金希文、編舞家姚淑芬、劇作家陳勝國、建築師黃聲遠、音樂人林強。典禮在黃聲遠設計的雲門劇場中、以別出心裁的「辦桌」形式進行,席開卅多桌、近三百人參加。黃聲遠致詞時不忘對台下妻子李靜慧放閃,笑說這場典禮就像「兩人的結婚典禮」。
蔡英文致詞時,透露出訪薩爾瓦多時,曾在國宴上向薩爾瓦多總統與政要,分享李魁賢一首關於薩爾瓦多的詩,回響熱烈。「李老師在寫作時,可能也想像不到一首詩可以帶來這麼大的外交效果。」她認為,要讓世界各地的人認識台灣,「最好的媒介就是文化和藝術」。
詩人李魁賢和去年辭世的小說家鄭清文是好友。鄭清文比他更早拿到國家文藝獎,曾多次向此獎推薦李魁賢,可惜無法親眼見他得獎。昨天鄭清文妻子陳淑惠贈獎予李魁賢,代先生完成向好友「恭喜」的心願。當她說完「恭喜你」,兩人在台上擁抱,氣氛感人。
「來到宜蘭廿五年,學會把別人的夢當做自己的事。」讓「宜蘭厝」成為台灣建築代表的黃聲遠表示,他最討厭「別人把別人框住」;打破框架、追求自由是他一貫的建築理念,獲獎代表「社會永遠透過支持自由的作品,表達真心的期望」。
贈獎予黃聲遠的雲門舞集創辦人林懷民透露,黃聲遠設計雲門劇場時,「先看看風怎麼吹、水怎麼流」,觀察雲門人的工作與生活情形之後,最後才決定建築外觀,「在這裡,我們天天都過得很開心。」
林強致詞時透露,蔡總統問他「你以前不是歌手,怎麼變成配樂家?」他稱自己是「幸運的人」,因為自己仍遵守「孝順父母、尊敬長輩」等「現代年輕人不要的傳統美德」,自己的幸運正來自於遵守這些美德所得到的福報。贈獎人侯孝賢表示,林強的作品湧動一股厲害的能量,「有台灣人的『氣口』(味道)」。
「一直以來這塊土地,走了又來新朋友,荷、明、清、日、華...... 」排灣族藝術家撒古流‧巴瓦瓦隆昨在國家文藝獎贈獎典禮上,形容經歷政權遞嬗的原民彷彿經歷「換裝時代」,必須用美學教育下一代,「讓孩子學會用美去看待萬變的生活。」
撒古流是繼音樂家李泰祥之後,第二位贏得國家文藝獎的原民藝術家。他先以排灣語致詞,再用國語「翻譯」給台下聽眾。他指出,數百年來,族人從名字和生存模式不斷被迫改變,「學會自然大地般的仁慈,總用包容的心看待這一切」。他認為自己不是「文化的保存著」,而是「文化的實踐者」,希望透過美學帶給這塊土地上的人「相互尊重與欣賞的能量。」
「明華園就是我的家,我的生活就是戲台。」劇作家陳勝國致詞時表示,自己寫了五十多齣戲,開心終於知道如何「跟舞台神明溝通、並與觀眾對話」。他期許政府能窮盡心力,透過合理的補助與評審制度,協助劇團創作演出,「將民間潛能發揮為國家的力量。」
「藝術探討生命價值,讓人看到生命的美。」作曲家金希文表示,他創作時先要找到「願景」,「有了願景之後,就像農夫般一步步耕田。」他感慨台灣社會將「金錢」當成發展的動力,「金錢變成萬能後,反而廉價化我們的人生」;主張透過音樂,「用美學的體驗面對所有的人生苦難。」
「舞者是修行者,必須把自己放在最安靜的地方觀看世界,但你的身體還在移動。」舞蹈家姚淑芬指出,自己的作品有爭議性,但「有溫度、與人群產生關係」。她曾在永康街上辦「快閃」,「既然觀眾不進劇場,我就在街上跳給你看」,她邀請聽眾加入她的舞蹈,「我才能繼續創作有溫度的作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