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3日 星期六

廿多年前,台灣在申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時,是以「已開發國家」的標準做入會談判

廿多年前,台灣在申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時,是以「已開發國家」的標準做入會談判;但在二○○二年加入WTO後,台灣又回頭自我主張是「開發中國家」。如今面臨美歐等會員國強烈要求「開發中國家」重新檢討貿易政策的壓力,台灣已到了不得不從開發中國家「畢業」的時刻了。
事實上,WTO只能算是適用「中度標準」談判的國際組織;台灣近年積極尋求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展協定(CPTPP)等新的區域組織,台灣如果還想要使用「開發中國家」這種護身符,未來面對這種高標準架構談判,勢必再也行不通。
從「開發中國家」自我升格為「已開發國家」,對台灣有什麼實質好處?中經院WTO及RTA中心副執行長李淳說,台灣承諾未來在WTO談判中,不再爭取開發中國家享有的「特殊與差別待遇」,這個作法,至少有兩大價值:一是跟歐美日等國表態認同WTO改革方向,未來他們在組織中尋找志同道合國家時,台灣應能列名其中。
像昨天美國貿易代表署副代表、駐WTO大使習達難拿台灣來舉例,可見台灣的表態已有成果。
二是,台灣主張自己是高度開發國家,能帶動政府和民間的思維改變,落實扮好「已開發先進經濟體」的角色,對國際社會做出一定貢獻。
台灣近來國際空間越來越小,左手被大陸打壓,如果右手又不扮演好自己角色,會讓路越走越窄;但台灣改變立足國際社會態度,也有助放大台灣在國際社會空間。
「畢業」時機來臨,台灣應該做好什麼準備?因為「開發中國家」在WTO中能享有「特殊與差別待遇」,台灣未來不再爭取享受優惠,市場開放速度和程度一定會加大加深,政府和產業應盡速調整布局,減輕可能受到的衝擊。
舉例來說,WTO針對新一回合的工業產品關稅談判,「已開發國家」須承諾在三年內,將剩餘關稅降到零;但開發中國家在三年內「關稅只須降到百分之三」;而「低度開發家」可自願選擇要不要調降關稅,也可完全不降。
至於農業,面臨的市場開放的挑戰可能會更大。
台灣產業今後雖然少了不少保護傘,但國際情勢日益嚴峻,即使沒有從WTO開發中國家「畢業」的壓力,也會有美中貿易戰等國際貿易保護主義高張的挑戰,產業應該盡速轉型升級與適應改變,在新的競爭趨勢裡力求突圍之道。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