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13日 星期三

太魯閣族原住民楊于家傳105年因持有原住民自製獵槍,遭花蓮地方法院判處有期徒刑2年

太魯閣族原住民楊于家傳105年因持有原住民自製獵槍,遭花蓮地方法院判處有期徒刑2年,已入監服刑,但監委監委瓦歷斯・貝林及高涌誠調查認為這是「冤獄」,因為彼時楊于家傳的律師與花蓮地院都未考量《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20條對原民狩獵工具的除罪化規定,將請台灣高等檢察署研議提起再審。
楊于家傳因持有原住民自製獵槍,遭花蓮地院在105年依據違反《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一般人未經許可持有可發射金屬具有殺傷力之槍枝罪之重大刑事案件規定,判處有期徒刑2年,併科罰金新台幣3萬元確定。當時楊于家傳才剛成年,監委今召開記者會聲援,認為這對楊于家傳身心狀況造成難以回復之傷害。
高涌誠表示,楊于家傳的冤獄有幾個陰錯陽差,一是楊于家傳是在案件審理過程中取得原住民身份,法院理論上應轉換程序,把案件從一般庭轉到原住民專庭審理,但花蓮地院卻以訴訟經濟考量,依規定允許原來法庭繼續審理,法官也沒有諭知檢察官及辯護律師關於《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第20條對原民狩獵工具的除罪化規定。
《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20條規定,原住民未經許可,製造、運輸或持有自製之獵槍、魚槍,供作生活工具之用者,處新台幣2000元以上2萬元以下罰鍰,本條例有關刑罰之規定,不適用之。
高涌誠表示,楊于家傳的辯護律師范明賢甚至到去年10月監察院約詢時才知道楊于家傳的原民身份,導致楊于家傳不知自己可以除罪,一審判決確定後也未上訴,就直接去服刑,批評范明賢已違反律師法規定業務上應盡義務,有重大疏失。
另外,監委調查也發現,楊于家傳持有的自製獵槍僅是代管,實際上是鄰居郭先生繼父製造,只是楊于家傳在審理過程中為了怕拖累對方,隱匿獵槍取得來源,但高涌誠認為,獵槍持有人是郭先生的新事證,已符合再審要件,另外,花蓮法院當時對此事證「應調查證據未調查」,判決是否有違背法令,將請檢察總長研議提起非常上訴。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