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13日 星期六

王丹今天在臉書上反駁說,高雄市這兩個民代無腦造謠

民運人士王丹質疑高雄市長韓國瑜哈佛大學費正清研究中心的演講是唬爛,至今仍在餘波蕩漾,由於王丹當時自稱是「費正清中心的現任合作研究員」,和韓國瑜同行的立委陳宜民和高雄市議員黃紹庭昨12日表示,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心說明王丹不是「合作研究員」,是「研究工作者(Research Associate)」,一年繳500美元給中心,可以使用哈佛大學圖書館作研究。
王丹今天在臉書上反駁說,高雄市這兩個民代無腦造謠,媒體也不善盡求證之責,一覽無遺。他說,為了善盡打擊「假新聞」之則,他就耐心開示一下:關於他是不是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心的「合作研究員」,其實不需他自己多說什麼。他附加兩張照片說,這是中心的中文手冊,只要具有國小程度的識字能力,就可以看到:
他不在「訪問學者」那邊,他所在的位置,英文叫「associate in research 」,手冊上就翻譯為「合作研究員」(其實他也覺得這個翻譯怪怪的,但沒辦法,學校就是這樣翻譯的)。而且,2018-2019年度的合作研究員只有9人,就算有120人申請,最後批准的就是他們9個。最後,右上角那個就是他。
王丹說,至於藍營民代胡扯什麼是費正清中心宋怡明主任說他不是「合作研究員」,想也知道是他們自己歪曲聊天內容,否則,哪有主任連自己的機構的手冊都看錯的呢?誰能證明我們主任真的是那樣說的?你們自己的誠信足夠證明嗎?
他說,「一邊是藍營民代和挺韓學者的人品是否誠實,另一邊是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心的正式手冊的白紙黑字,你會選擇相信哪一個?我猜,連你們自己都會選擇後者吧。」
王丹表示,這些人製造這個「假新聞」,還特別說明他不是哈佛的正式工作人員,無非就是說「你別覺得你多了不起」。這是典型的「中二病」的表現。因為,他從來沒有說過他多麼了不起,他也沒有說過他是哈佛正式職工啊,他就只是一個普通的哈佛畢業的博士和現任的中心合作研究員而已。
他表示,費正清中心有不同的學術社群的連結,訪問學者指的是那些住在學校的,合作研究員指的是那些不一定住在學校的。都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學者而已。民代更了不起。
他說,接下來,他來教教你們什麼是中二病:
所謂中二病有兩種。一種就是把別人都想成像自己一樣傻,然後笑別人傻笑到口水都流出來了。第二種就是編造一個別人沒有說過的話去攻擊,別人當然無法反駁啊。就好比說,我說你們是智障,你們恐怕也很難找到你們不是智障的證據吧?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