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4月10日 星期三

廖達琪都說當時哈佛有詢問韓要閉門還是公開,還是各舉行一場,因為對方希望有閉門深談

高市長韓國瑜訪美,隨行官員和中山大學政治所教授廖達琪都說,當時哈佛有詢問韓要閉門還是公開,還是各舉行一場,因為對方希望有閉門深談,韓國瑜也認為時間不夠,無法舉行兩場,所以最後選擇只舉行一場閉門座談。
廖達琪說,哈佛學者在1月10日到高雄與韓見面時,就問韓要不要選總統,她聽了嚇一跳,因為才就職兩周而已,當時韓的回答是「No」,她想以韓剛上任市長,當時的心情,直接反應、沒有複雜思考的回答「No」。
她還說,哈佛學者第一個問題是問兩岸關係及對兩岸的看法,希望多了解一下韓國瑜對兩岸的看法,那天是很輕鬆的場合,但哈佛學者很認真的做筆記,感覺很慎重,還因感覺不夠盡興,把高鐵延後,甚至最後續攤邀韓國瑜到美國哈佛來。
至於中國大陸民運人士王丹酸演講只是閉門座談,廖達琪說,哈佛教授當場邀韓到哈佛,但教授們認為6月休假,希望4月剛好,之後信件往返,提出可用兩種方式,公開或閉門,或兩場都舉行,但他們希望至少有一場閉門,才可以深談。
廖說,他們讓韓自己選擇,而閉門座談,對學術界來說很正常,前面先演講,後再由有受邀的重量級學者來提問對答。當時韓思考,一場演講後座談比較適合,因他時間匆促,若再一場公開,要再留一天,他行程趕、國內事務也多,所以最後選擇只做一場閉門。
廖說,王丹是沒事找碴,想吸引注意,像小孩子好久沒被注意,希望大家多注意他,挺無聊的。這是很簡單的事,沒有王丹講得那麼複雜,媒體不需要關注他,讓他達到目的。到哈佛過程簡單平和慎重、愉快交流,主要是深化彼此理解。
她並強調,其實閉門才有意義,公開把學生找來,比較淺談,且是研究中心,不是系所,主要是針對研究項目,尤其是兩岸關係,希望來對談,他們多希望是閉門,而不是讓所有人都來。
隨行官員也還原真相說,哈佛當初邀請市長去做一次閉門的學術討論,同時也跟他說可安排一場公開的演講,但因為時間關係,市長也考慮到體力問題,所以就婉拒了公開演講,只做一個閉門的學術研討。
他說,大家吵說什麼吹牛,把閉門座談說成公開演講,沒有意義,主要是人家有誠意邀請,市長也講說去交交朋友,大家快快樂樂的去,為這種事在那邊酸來酸去,大家應該多一點正面的、積極的思考,老講這些酸言酸語幹什麼,對社會沒有任何幫助。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