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16日 星期四

李慶義在「檢察官論壇」發表主題「非盲目背書-政治操作權彈劾不是一句互相尊重職權了得」

台中高分檢主任檢察官李慶義,針對檢察官陳隆翔被彈劾,在檢察官論壇發表「非盲目背書-政治操作越權彈劾不是一句互相尊重職權了得」,內容寫著「這種案件,如果要彈劾,我們一起檢驗蔡委員以前的判決,我看會彈劾不完。這是件政治操作越權彈劾的案件,絕不是一句互相尊重職權,可以了得」。
主任檢察官李慶義在「檢察官論壇」發表主題「非盲目背書-政治操作權彈劾不是一句互相尊重職權了得」。
李慶義表示,本件是事實認定及法律適用上的爭議,絕對是檢察官職權核心的事項。本件爭議點不多,主要有兩點,其一「彰化縣立體育場活動組」的印章,是不是公印;其二為何漏未論述偽造印章、印文,就偽刻的學員印章、印文,為何沒有沒收。
按刑法上所謂公印或公印文,原是專指表示公署或公務員資格之印信而言,與俗稱大印與小官章及其印文,其足以表示公署或公務員之資格,如僅足為該機關內一部分之識別,不足以表示公署或公務員之資格,不得謂之公印。
「彰化縣立體育場活動組」的橢圓型戳章,僅足為該機關內一部分之識別,其非公印,相當明顯。監察委員就法律上的適用,越權作認定,卻又明顯違背判例。
再有無偽造學員印章、印文,監委只憑部分學員在筆錄上,單方指述沒有授權,即認為是偽造的。因為他們自認為是偽造的,所以就認為檢察官沒有論述偽造印章、印文罪,並依法沒收,是重大違法,非彈劾不可。
是不是偽造的印章,當然是以檢察官認定的事實為準,監委豈可只憑部分學員的指述,即自認為是偽造的,這難道不是侵越檢察官認定事實的職權?先侵越檢察官的職權,然後再指責檢察官違法,這是那門的道理。
何況,縱使有偽造 (或盜用)印章、印文犯行,其行為亦為 (行使)偽造文書之行為吸收,不另論罪,漏未論述已被吸收,不另論罪的罪名,比比皆是,有嚴重需要到彈劾。「這種案件,如果要彈劾,我們一起檢驗蔡委員以前的判決,我看會彈劾不完。這是件政治操作越權彈劾案件,絕不是一句互相尊重職權,可以了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