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5月16日 星期四

台中地檢署檢察官陳隆翔偵辦民進黨立委段宜康豪賭吞曲棍球案,遭監察院彈劾

台中地檢署檢察官陳隆翔偵辦民進黨立委段宜康豪賭吞曲棍球案,遭監察院彈劾。對此,本名陳啟佑的名詩人渡也在臉書評論,各位曾批評過段宜康的人士(包括我在內)要注意了!段宜康不但是完美無缺的人,而且後台很硬、靠山很強,連檢察官都被修理了,大家可要注意了!
渡也說,近幾年,台灣可以查的大弊案不少,隨便舉兩個例子:一、陳菊擔任高雄市長時多少不法弊案。二、陳水扁沒病裝病,卻保外就醫,這已經違法。保外就醫又未依法就醫,言行屢屢違法。
這兩位,監察院柏台大人都視若無睹。說難聽一點,吭都不敢吭一聲。卻為了段宜康不惜破壞柏台形象修理檢察官,簡直就是包庇邪惡,陷害忠良!某些監委大人為何顛倒是非至此地步?一言以蔽之:一切都是為了讓「綠」意盎然!
「我們今天若不『彈劾』濫用權勢的監委,明天他們更壯大成蓋世太保,為所欲為!誰來『監察』監察院?誰能『彈劾』監察委員?」
監察權、考試權的設立有其法政上的正當性及必要,現在的問題是人謀不臧,執政當局以其全面執政優勢,過度擴張立法院的職權,來規避其所應受的制衡,滿足其政治上的利益。
陳師孟完全以政黨立場(甚或個人立場)來進行所謂的監察職務,他有資格擔當監察委員嗎?能真正公正地執行監察職務嗎?大法官基本上是國王的人馬,他們的思考及政治立場能超然黨派,以台灣以及台灣人民的利益為利益嗎?台灣的民主走到這個地步實在令人慨嘆,也覺得無力。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